中外经济界人士谈“一带一路”

  

  编者的话:“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以来,见证了众多中国企业走出去,也将很多国外的先进技术和理念引进来,形成了“互联互通”的应有之意。在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举办期间,《环球时报》记者采访了多位深入参与“一带一路”倡议的中外经济界人士,他们以亲身实践,阐释了各自对于“一带一路”加快融合全球经济发展的理解。

  本报记者 李司坤

  对于意大利人菲利普·玛利亚·格拉索来说,尽管他在中国生活的时间只有一年多,但从2015年起,他每次来中国逗留的时间越来越长了。那年8月,具有147年历史的意大利轮胎巨头倍耐力接受了中国化工集团公司联合丝路基金等其他股东对其实施的收购。这是丝路基金对发达国家高端制造业的首个投资和首个并购项目。收购3年多以来,中国化工集团公司借助其在中国的经验和渠道,促进了倍耐力新技术、新产品和新服务在中国的发展。而倍耐力则在产品、生产设备以及工业4.0制造流程等领域助力中国技术创新。

  倍耐力目前在山东与河南省共设3家工厂,员工4000余人。为进一步支持双方合作,2018年5月,倍耐力宣布,公司公共事务副总裁菲利普·玛利亚·格拉索出任该公司最大股东——中国化工橡胶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我受中国化工委托,执行一个与倍耐力有关的非常有意义的项目,我当即接受了邀请,”菲利普说,“因为我相信,在中国的经历无论是对我的人生体验还是专业水平而言,都是一次绝佳的机会。”

  虽然在中国生活的时间不长,但菲利普已经对中国有了自己的判断。“我的亲身经历告诉我,中国是世界上为数不多的、对未来有清晰认识的国家之一,能建立起一套目标清晰、重点明确、稳扎稳扎的发展规划。”同时,中国人民为实现目标而付出的努力以及迎接新机遇的开放态度,给他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

  “倍耐力是全球超高端轮胎领域的领导者。而中国是全球高端和超高端车型销售最重要的市场,许多极富创造性的新技术在中国大量聚集,这对倍耐力的高价值业务增长有着重要的战略意义。”菲利普表示,中国化工和倍耐力采取的战略体现出“一带一路”所倡导的“双赢”商业模式,合作双方皆能从中获益。

  展望轮胎产业的发展前景,菲利普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小小的轮胎其实大有文章,在赋能中国“智能出行”方面可起到关键作用。中国经济正在深刻转型,同时在经历以“智慧城市”发展为特征的数字化转型。而作为“智慧城市”的重要组成部分,“智能出行”是一种全新、可持续的城市交通方式,其特点是电动汽车的蓬勃发展和向自动驾驶的转变。而上述发展将导致轮胎业务发生新变化,愈发需要可保证精度、技术和性能的产品,以满足汽车市场日益增加的复杂性和更高的安全要求。

  “智能出行正在将轮胎变为信息收集的关键角色,”菲利普说,这就必须要有先进的技术能力。倍耐力已经对上述需求做出回应,推出了集成数字系统和“智能轮胎”,“智能轮胎”感应到的数据能和汽车里的智能设备实现交流和共享,为终端用户提供最佳体验。“中国的城市发展将伴随着先进技术的发展,这反过来会加速创新,创造新的市场机遇。”

  今年3月底,意大利政府在罗马签署协议正式加入“一带一路”倡议。菲利普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中国化工对倍耐力的投资是中国企业在欧洲大陆的最大规模的海外交易之一,也是中意企业成功合作的典型案例之一,倍耐力和中国化工的收购案俨然成为两国未来合作项目的指导性范例。“因此,倍耐力与中国化工的合作战略不仅仅是工业发展和商业利润上的成功,更是推动‘一带一路’的过程中树立的典范。”

  有信心将新加坡项目打造成样板工程

  本报记者 李司坤

  在4月25日举行的“一带一路”企业家大会上,全球最大的港口重型装备制造企业上海振华重工分别与新加坡PSA大士港和以色列TIL码头进行签约。振华重工董事长朱连宇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新加坡的地理位置很关键,他有信心将该项目打造成中国在“一带一路”沿线的样板工程。

  据朱连宇介绍,振华重工和新加坡PSA大士港的签约项目是一个全自动化码头,振华重工将为该港口提供一笔价值不菲的港口机械设备,包括28台岸桥和78台场桥,项目总金额约5亿美元。该公司和以色列TIL码头的签约项目包括8台岸桥,总金额达8000多万美元。

  尽管振华重工在港机领域的全球市场占有率达70%以上,并连续21年位居世界第一,但对振华而言,真正的威胁并非来自同行,而来自行业自身。过去几年,由于海洋运输和贸易减少,加上港口装备建设渐趋饱和,全球海洋工程及港机市场遭遇重挫。英国能源咨询公司Douglas-Westwood发布报告称, 海洋工程行业经历了过去十几年来最严重的衰退。

  行业的市场低迷也给我国相关企业带来影响。不过,朱连宇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今年到现在为止,我们在手的、可实现生产的订单已超过去年全年的订单了,”他认为,这也是整个海洋工程及港机市场今年回暖的表现。背后的重要原因是,油价从去年开始复苏,带动了原油市场开采等需求。

  但“靠天吃饭”并非长久之计,随着全球自动化码头时代的到来,只有走在技术前沿的企业才能进一步抢占市场先机。朱连宇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新加坡PSA大士港方面对装备的智能化、自动化水平要求很高。以色列也“非常挑剔”。而振华之所以拿下这两个项目,与自身在自动化、智能化领域的长期深耕紧密相关。

  “原来我们是靠自己的力量提供产品和服务,现在我们可以依托‘一带一路’向相关国家寻找商机。”朱连宇说,“今后,我们会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优秀企业以及相关组织机构开展全方位合作,使我们的视野更广,市场更宽,平台更高,道路更长。”

  期待中新自贸协议再升级

  本报记者 白云怡 谢文婷

  “中国是新西兰重视的伙伴,而本周一系列与中国同事的会面也让我看到,中国也珍视与新西兰的关系”,新西兰贸易和出口增长部长戴维·帕克25日在接受《环球时报》专访时这样形容当下的新中关系。在过去数年间,新西兰在发展对华关系上一直领先其他西方国家,并是第一个正式加入“一带一路”倡议的西方经济体。然而,在过去3个月中,两国关系却因华为准入等问题被外界怀疑“跌入冰点”。正在北京访问的帕克显然并不同意这种观点。他对《环球时报》强调,对华关系仍是“新西兰最重要、影响最深远的外交关系之一。”

  据介绍,此次陪同帕克一起访华的还有17名新西兰高级商业领袖,包括旅游、航空、食品、时装、创意和制造等各个产业,涵盖了两国众多货物和服务贸易领域。而他们不仅将参加在北京举行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并与中方相关官员会见,还专程访问了广州——这里是与新西兰商业合作最多的中国城市之一,而广东省也是向新西兰输送最多游客与学生的中国省份。

  帕克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作为一个较小但经济较发达的国家,新西兰希望从“一带一路”倡议中获得的机遇和其他一些国家不同,新西兰并没有像它们那样强烈的改善自身基础设施连通状况的需求,而更关注“自由贸易”“贸易便利化”和“透明合作”等议题。

  “新西兰在支持区域互联互通和一体化方面拥有丰富的经验,我们很乐意在这方面与其他国家合作。本周我在北京也就如何促进贸易互通、支持(各个项目合作的)透明度,以及如何最佳实践等议题与中方进行了多次对话。”他表示,新中都愿意保护并促进“基于规则的国际贸易体系”。

  去年,新西兰与中国双边贸易总额达到300亿新西兰元新高。最新数据显示,今年3月,新西兰对华出口大幅增加,达到15亿新西兰元。此外,新西兰现在还是中国五个最重要的进口食品来源国之一。据媒体此前公开报道显示,新西兰是第一个与中国签署自贸协定的西方国家。帕克表示,此行他已和中国相关部门达成一致,将采取进一步行动使两国间的自由贸易协定“升级”。“自贸协定的升级和现代化仍是新西兰的优先事项,因为我们两国间有进一步加强贸易与经济联系的潜力。”帕克对记者表示,下一轮磋商将很快举行,“我们希望尽快完成相关谈判工作。”

责编:刘艺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