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er id="aweoc"></center>
<optgroup id="aweoc"><div id="aweoc"></div></optgroup>
<optgroup id="aweoc"></optgroup>
<noscript id="aweoc"></noscript><noscript id="aweoc"></noscript><optgroup id="aweoc"></optgroup>
<center id="aweoc"></center><optgroup id="aweoc"><small id="aweoc"></small></optgroup>
<optgroup id="aweoc"></optgroup>
<center id="aweoc"><tr id="aweoc"></tr></center>
懸崖村搬家 “三區三州”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樣本
    5月13日,阿土列爾村村民某色拉博和孩子們在縣城集中安置點新房陽臺上


5月14日,四川省涼山彝族自治州昭覺縣阿土列爾村,迎來了一個歷史性時刻。在這個被人們稱為“懸崖村”的地方,全村84戶建檔立卡貧困戶共344人在3日內完成了搬遷,住進了位于昭覺縣易地扶貧搬遷集中安置點的新家。

從5月12日一早開始,就有要搬遷的村民穿上干凈整潔的民族服飾,背上收拾好的行裝,陸續趕往阿土列爾村山腳。村民們聚攏在一起,有說有笑,翹首盼望遷入新居。等待他們的,是充滿希望的新生活。

從藤梯到鋼梯

“懸崖村”地處大涼山古里大峽谷深處,氣候溫和,日照時間長,土壤肥沃。戰爭年代,憑借易守難攻的地勢保護,一代代居民在此生息繁衍,過著阡陌交通、雞犬相聞的生活。

然而,對阿土列爾村村民來說,險要地勢造成的出行艱難,成了制約當地發展的瓶頸,也給自身生活帶來了諸多不便。

阿土列爾村有4個村民小組,其中3個都在半山腰。從山腳到山頂的位置最高處,垂直高度相差約800米。2016年11月以前,村民走向外部世界,全部依賴一座搖搖晃晃的“天梯”——一條由藤條、木棍編成的藤梯,架設在懸崖峭壁之上。村民們出村進村,必須攀爬步步驚心的218步藤梯,“懸崖村”也因此備受關注。

1996年至1999年間曾擔任過代課老師的村民莫色子哈回憶說:“那時候太辛苦了。學生跟我們要走一個半小時到兩個小時的山路,才能到學校。”

“我小時候讀書時,經常是爸媽背下去。”村民楊軍杰談起讀書時的情景說,“凌晨四點就起床走去學校,一個星期才能回來一趟??吹酱筌嚲屯暮竺孀?,能掛一點就掛一點,因為腿太軟了,走得太遠了。”

不僅僅是孩子上學,當地人的婚嫁也遇到了難題。“村里面一個人結婚,要十三四個人背上來。”30年前,21歲的巴耕阿里嫁來“懸崖村”時,就是這樣被14個人接力背負著,從山腳到了山頂。“我結婚的時候都哭了。”當時的一幕幕場景在她的記憶中,依然清晰如昨。

2015年12月,昭覺縣委選派駐村工作隊開展脫貧攻堅工作。駐村工作隊員逐戶走訪,與村民逐一交流,記錄并梳理需求、問題與建議,對貧困戶再建檔、再分析,分類制定脫貧方案。

2016年5月,涼山州和昭覺縣共撥款100萬元,將昔日的藤梯升級為鋼梯。不久,一段寬1.5米、總長度2.8公里的鋼鐵“天梯”正式建成。站在山腳仰望,2556級鋼梯蜿蜒而上,成為懸崖峭壁上的一道別樣風景。

“用鋼梯打通上下山的通道,這是‘懸崖村’后來建設各種基礎設施、發展多種產業的基礎。對于村民來說,這就是村里的‘高速公路’。有了它,電桿、光纜線這些大型物資才能進來。”支爾莫鄉鄉長、阿土列爾村第一書記帕查有格告訴記者。

此外,互聯網的接入,大大縮短了“懸崖村”與外界的空間距離。年輕的楊軍杰就在網絡直播平臺上當起了主播。“我直播是帶直播間的哥哥姐姐們看一下我們涼山,主要是我們的生活,還有風景。”很多年輕人像他一樣,紛紛開始網絡直播。一時間,慕名而來的游人越來越多。莫色子哈說,鋼梯修好以后,自己除了種地,還可以養牛、養豬、養雞,同時賣點東西接待游客。

2019年4月,又一個好消息傳至“懸崖村”:村里的貧困戶將通過易地扶貧搬遷,遷入縣城的集中安置點。

從鋼梯到樓梯

“懸崖村”下轄勒爾、特土、牛覺和古曲洛4個村民小組。此次搬遷,4個村民小組均有涉及。按照“由近及遠、先易后難”的思路,村民們分路線、分批次搬遷至集中安置點。自5月10日起,來自昭覺全縣92個邊遠山村的1.8萬余人,陸續搬遷到這里,住進一排排6層高的嶄新樓房里。

5月12日,居住在山腳下的26戶貧困戶,成為“懸崖村”的第一批搬遷者,由服務車隊統一送至縣城集中安置點。村民吉克曲俄就是在這一天搬進新家的。

吉克曲俄一家四口,分到了一套100平方米的房子,里面還配備了沙發、電視、洗衣機等“九件套”。“說實話,我沒想到自己能住上這么一個好房子!我真的非常高興,激動得不知道說什么。”吉克曲俄告訴記者,“以前為了生活,有時會去外面打工,但放心不下家里的老婆孩子。下雨天,房子一直都在漏雨。大風天,房子一直都在漏風。我在外面,心里都很不踏實。”

“搬進新家,我說得最多的一句話就是感謝黨和政府,讓我們看到了新的希望和新的幸福生活,終于走上了脫貧致富的道路。”吉克曲俄激動地說,自己過一陣會去打工,但這幾天并不想離開,“我還舍不得我的新房子,想先在家里住幾天。我還沒感受夠住新房的感覺呢!”

5月13日和14日搬遷的,是居住在高山區的貧困戶。他們采取“人走鋼梯、行李走索道”的方式下山,之后再集中乘車進城。

“我們村民和鄉干部、村干部都是一起配合的,互相幫助一家一家地搬。”“懸崖村”黨支部副書記吉克拉則告訴記者,對于在外打工來不及回村或是家中有老人的貧困戶,鄉村干部和其他村民都會幫忙一起搬。

12日當天,吉克拉則從早上9點開始幫助村民搬家,一直忙到晚上10點。次日早上8點,他又開始了新一天的忙碌。盡管如此,吉克拉則卻一點兒也不覺得辛苦:“每一個人都很高興,這是大好事??!這也是我們村干部應該做的。”

據吉克拉則介紹,這次易地扶貧搬遷工作的集中安置點共有4個,采用抽簽分房形式,以保證公平公正。新房面積標準為人均25平方米,根據家庭人數進行分配。為方便村民集中搬遷,一些大件家具和部分家電由政府統一配置發放,或者以補貼形式鼓勵村民購買。

當然,搬遷工作也并非沒有遇到困難。2016年,村里開始征求村民意見,但當時大部分貧困戶并不愿意離開。帕查有格表示,情況是慢慢改變的,特別是聽說在縣城周邊地區或城郊安置后,愿意搬遷的村民就越來越多了。

過去,村民某色拉博也不愿意搬家。“如果能通公路的話,誰都不愿意走。要是去縣城的話,我們沒有地,得考慮怎么生活。”26歲的某色拉博對記者說,“后來,‘懸崖村’路修不了,難度太大了。我們看到別人在縣城分了新房子,才知道縣城的房子那么好,就覺得我們這里路都通不了,不知道還會不會等到這么好的房子。”

三個月前,某色拉博等到了政府的通知,可以搬到縣城去。“孩子也和以前不一樣了。以前每天都要爬‘天梯’,上學先要下山?,F在搬到城里來了,以后小孩上學方便多了。”

集中安置點內,很多公共服務配套設施都已設置,包括社區醫院、學校、幼兒園、活動區域等。據支爾莫鄉黨委書記阿子阿牛介紹,易地扶貧搬遷縣城集中安置點在設計和規劃上,充分考慮了搬遷群眾就醫、子女就學等需求。目前,安置點附近正在建設7所學校、擴建3所醫院。

“搬得出”還得要“穩得住”

破解一方水土養不好一方人的困境,離不開易地扶貧搬遷這一路徑。“搬得出”只是第一步,要讓貧困戶真正脫貧致富,還得要“穩得住”。

“針對進城的人,我們主要是培訓、勞務輸出,外出務工有獎補,這也是當前貧困戶增收的主要途徑之一。同時,老家的土地依然是他的,他隨時可以回老家管理經營。如果沒時間或不想回去種,可以將其流轉給別人經營,或者入股合作社統一經營,也能得到一份收入。”涼山州副州長、昭覺縣委書記子克拉格表示。

結合獨特的地理條件,旅游產業也是當地發展的重要方向。搬遷后的房屋收回,將按照有利于旅游業發展的方向重新規劃打造,或拆除、或改建、或新建。“懸崖村”及古里大峽谷將開啟新一輪旅游開發,修建民宿,設計徒步游路線,建設通向山頂的索道。“老人和孩子在安置點居住、讀書,青壯年在村里發展產業、搞旅游,既要搬家,也要致富。”帕查有格介紹。

“懸崖村”所在的昭覺縣,是四川省最后7個將要脫貧摘帽的貧困縣之一。昭覺縣這次搬遷涉及4個安置點,共有4057套安全住房,安置了包括“懸崖村”在內的貧困戶一共3914戶超1.8萬人。這也是四川省最大的易地扶貧搬遷工程。

同樣在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德格縣雨拖村坐落在金沙江畔高山河谷地帶,平均海拔3700米。窮山溝中的雨拖村長期處于路、電、水、電話、電視幾乎不通的“五不通”狀態,有建檔立卡貧困戶28戶125人。村民原本依山而居,最遠居住點距離公路有48公里,“五通”設施改造極為艱難。為實現整體脫貧,雨拖村決定整村易地搬遷。

起初,大多數群眾都不愿意離開世代生活的這片土地,搬遷工作一度陷入僵局。有著47年黨齡的老黨員澤登占瑪站了出來,率先同意搬遷,并與村中其他12名黨員一起,分組入戶,做村民的思想工作。最終,村民們放下陳舊觀念,同意易地搬遷。2017年11月,在村干部帶領下,該村117戶共523人整村搬遷,住進環境舒適的二層藏式樓房,“五通”項目順利落地,雨拖村的蝶變由此開始。

在村黨支部動員下,部分群眾自愿將各自所占土地用于村集體產業建設,著力打造集農家體驗、農業觀光、餐飲、娛樂為一體的產業園區。半年時間內,黨員示范項目獲利20萬元,更多群眾參與到美麗新村與觀光農業相互匹配的融合產業發展之中。村民都說,自從搬到了集中安置點,生活就大變了模樣。

隨著“懸崖村”在內的這一批搬遷,四川省總規模達136萬人的易地扶貧搬遷工作已接近尾聲。但是,脫貧攻堅的路仍需要繼續堅定地走下去。

“村子一步一步、一點一滴地在變化?,F在跟幾年前相比,村民的思想意識、認識習慣等各方面進步特別明顯。”帕查有格告訴記者,從2015年開始擔任阿土列爾村第一書記,到2016年媒體報道村子的故事,再到如今貧困戶搬遷,自己剛好見證了這個過程,“是見證者,也是參與者。”

從步步驚心的藤梯到抬腳能邁的樓梯,從漏雨漏風的土坯房到堅固寬敞的新樓房,“懸崖村”村民跨過懸崖、越過時空,在生活的變遷中感受著脫貧攻堅的時代脈搏。

今年是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收官之年,脫貧攻堅是重中之重。只有繃緊弦、不停頓、不大意、不放松,才能奪取脫貧攻堅戰的全面勝利。告別“懸崖”不是目的,脫貧摘帽不是終點。只有奮勇拼搏,跟上時代腳步,才能在新的起點賡續奮斗,擁抱新的幸福生活。
走進建投 PROFILE
經營發展 BUSINESS
人力資源 RECRUIT
新聞中心 NEWS
CONTACT
聯系方式
電話:028-26518592
郵編:641300
地址:資陽市雁江區和平北路131號
友情鏈接
資陽市雁江建設投資集團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蜀ICP備20024757號-1 后臺管理
宝贝看镜子怎么C你的顾筱筱_八戒八戒免费播放_4k岛国无码人妻丿avhd_激情综合色五月丁香六月亚洲